天唐錦繡|第三十一章 穿一身綠,就是根蔥!

推薦閱讀:
  平康坊。

  作為京師之內煙花薈萃之地,最是夜夜笙歌、窮奢淫逸,不知多少富商巨賈、豪門子弟在此為博美人一笑而揮金如土、一擲千金,故而世家門閥的目光始終投注在這里,利用自身的勢力開設樓館,斂取錢財。

  世家門閥們在幕后爭斗不休,有時候為了一個頭牌、一個花魁,甚至動用奴仆大打出手,朝堂上政局變幻、官員更迭,平康坊內的樓館亦隨著興旺衰落,屢易其主。

  然則總有一些樓館能夠在權力更迭之中屹立不倒,醉仙樓便是其中之一……

  河間郡王李孝恭當年功勛卓著,被譽為“皇室第一名將”,甚至一度惹起李二陛下的忌憚,可見其功勛之重、聲望之盛。不過李孝恭是個聰明人,在聲望臻達巔峰之時激流勇退,從權力中心退往邊緣毫不拖泥帶水,李二陛下雖然口中挽留哀嘆,實則心中倍感欣慰。

  但凡有可能,誰愿意去提防跟著自己打天下的兄弟?

  都說“共患難易,共富貴難”,實則不然,首先你要明白有些東西早某個特定的時段是可以失去的,比如生命,而有些東西在某個時段是不可以分享的,比如權力。

  任何東西都有主次之分,世間從無絕對的平衡,覬覦著別人應得之物卻在嘴里口口聲聲說著“共富貴”,要求別人用功勛去衡量、分割,這樣的人是不是傻?

  你不死誰死?

  李孝恭便看透了這其中的關系,舍棄了權力,結果皇室之內,富貴榮寵無出其右,威望日甚屹立不倒。

  ……

  醉仙樓。

  應李淳風之邀約,房俊到此赴宴。

  當他那輛奢華的四輪馬車駛到門口,前后左右簇擁著的家將部曲騎著駿馬氣勢洶洶,整個醉仙樓從掌柜、老鴇、直至酒保、堂倌、姑娘們,盡皆倒吸一口涼氣,如臨大敵。

  人剛從馬車上下來,掌柜已然吩咐伙計們趕緊將樓內客人名單報上來,仔仔細細的捋了一遍,查看有無房俊的“冤家對頭”,若有,立即派人前去房間門口守著,務必盡量避免那些客人與房俊碰面的機會。

  整個醉仙樓瞬間雞飛狗跳,慌得一批……

  房俊今日打扮得很是華麗,一身錦袍華美堂皇,腳上蹬著一雙牛皮官靴,頭發整整齊齊梳成發髻,戴上玉冠,俊朗的面容配上英氣勃勃的氣質,即便膚色有些黑,依舊風姿挺拔。

  抬腳走入大唐,絲毫沒有留意掌柜一臉苦色,開口問道:“李太史可曾到來?”

  李淳風如今的官職乃是“太史令”,故而稱呼一聲“李太史”。

  掌柜早已從柜臺后面迎出來,與風韻猶存的老鴇一左一右,盡管兩人心底恨不得立馬將這個“瘟神”請走,別來禍害咱們,面上卻是笑得好似兩朵菊花,點頭哈腰諂媚阿諛:“并不曾到來,二郎這是同李太史約好了?”

  見到房俊頷首,老鴇立刻粘了上去,豐碩的身子幾乎掛在房俊的胳膊上,使勁兒蹭啊蹭的,熱情洋溢道:“奴家給二郎安排一個好的樓閣,奉上美酒,再派幾個最好的舞娘過去,您一邊飲酒一邊賞舞,一邊等候李太史如何?”

  這大堂人來人往的,開門做生意誰也不知道下一個登門的個人是誰,萬一是哪個跟房俊有過節的,鬧將起來就不得了,打打砸砸的樓里受點損失無所謂,關鍵是他們這些人事后都得被郡王爺訓斥一頓……

  房俊一臉微笑:“不必客氣,某就在這里等等便好。”

  掌柜:“……”

  老鴇:“……”

  這是客氣么?

  您自己是啥人,您自己心里沒點數兒?

  這廝就是個人形行走的震天雷,稍微沾點火星子那就得炸,誰敢讓他就在大堂里這么大搖大擺的晃蕩……

  “樓里最近從江南買了幾個小丫頭,訓練了一段時日,舞姿很是不錯,尤其各個水靈柔美,那腰條兒,那身段兒,嘖嘖……奴家給二郎都叫過去,好生服侍著,看上哪個就嘗嘗鮮,可好?”

  老鴇用一對兒碩大使勁兒蹭著房俊的胳膊,伏在房俊二胖低聲耳語,面若桃花。

  這動作看上去似乎有些吃虧,但她卻是甘之如飴。

  整個大唐誰不知房二現如今功勛蓋世,隱隱間已經有了軍中的一人的地位?假以時日,待到李績等名將逐漸老去,這便是軍方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這等少年英雄,只要稍稍勾勾手指,長安城中不知多少貴女少婦愿意自薦枕席,只為一夕貪歡,結一段露水姻緣……

  房俊瞅了這老鴇一眼,笑了笑,將胳膊從兩山夾持之中抽了出來。

  “不必,某等等就好。”

  “這個……那就依著二郎便是,只是唯恐怠慢了您……”

  老鴇臉兒發紅,那是羞愧的。

  自己巴巴的貼上去,結果人家一點反應都沒有,棄若敝履……

  有點傷自尊。

  房俊不走,誰也不敢強迫,掌柜和老鴇心驚膽跳,求神拜佛這個時候沒有房俊的“對頭”上門,否則不知如何收場。

  大堂內的酒保、堂倌走路躡手躡腳,姑娘們更是齊刷刷靠墻站了一排,往常鶯鶯燕燕嘰嘰喳喳,這會兒連喘口氣都加著小心,唯恐惹惱這個棒槌,遭受無妄之災……

  好在李淳風很快到來,令大家齊齊松了口氣。

  李淳風一身道袍,身材修長相貌清癯,三綹長髯飄蕩,很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意味,甫一出現,大堂里的姑娘們便各個眼睛放亮。

  在金朝、元朝之前,全真教未曾創立之時,道士都是不出家的。

  他們修習道法、領悟自然,卻也吃葷、成親、生子,行為習俗與普通人并無太多不同,甚至是逛青樓,也習以為常。

  而道家精擅養生之術,且多有陰陽合修之秘術傳承,簡直令這些青樓的姐兒趨之若鶩……

  李淳風走進大堂,便見到房俊站在那里,一身錦袍雍容華貴,渾不似平素青衣直裰的模樣,頓時大為驚奇,笑道:“二郎今日英姿挺拔、豐神俊朗,這樓中的姐兒怕是各個心旌搖曳,恨不得將你吞下肚去。”

  房俊灑然一笑:“人靠衣裝馬靠鞍,穿上一身官袍漁夫亦有三分威勢,穿上一身綠,瞅著就是根蔥!”

  李淳風大笑,這等灑脫開朗之性格,整個他的胃口。

  “走走走,尋一處僻靜房舍,咱們好生聊聊。”李淳風上前拉住房俊的手臂,就待前往后院雅舍,忽聞身后一聲大吼,嚇得他心里一個激靈……

  “房二,汝欺人太甚!”

  隨著這一聲大喝,整個大堂之內瞬間寂靜。

  掌柜和老鴇一看門口一腳門里一腳門外這位滿臉漲紅的主兒,頓時整顆心都顫了一顫。

  娘咧!

  怕什么來什么……

  房俊愕然回頭,心說小爺找誰惹誰了?

  見到站在門口一臉怒氣的柴哲威,正想問問你是不是屬瘋狗的逮誰咬誰,忽然又閉上了嘴。

  因為他發現今日的柴哲威穿著一身鸚哥綠的錦袍,頭戴玉冠豐神俊朗。

  沒錯,一身綠衣服……

  房俊嘖嘖嘴,心忖:要是跟柴哲威說這只是個巧合,不知他信不信?

  李淳風一看柴哲威的神情,很快反應過來,心中苦笑,趕緊上前,沖著柴哲威拱手道:“譙國公息怒,二郎剛剛與貧道只是戲言,絕無譏諷譙國公之意,還請譙國公看在貧道的面上,寬宏大量。”

  明朝律法規定倡優的家屬穿青綠色的衣服,在此之前,綠色服侍并無貶義,相反因為色澤艷麗很是受到青睞。大唐風俗便是艷麗為美,不僅女子濃妝艷抹,男子更是敷粉涂脂,有時甚至會將鮮花插在鬢角,招蜂引蝶,穿一身綠衣服實在是尋常不過。

  只不過房俊剛剛說了那么一句話,后腳人家柴哲威就穿著一身綠走進來……怎么看都像是房俊故意挑釁。

  問題是,這真的只是誤會啊……
天唐錦繡最新章節http://www.mxzpxs.tw/tiantangjinxiu/,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唐錦繡http://m.szaol.com/tiantangjinxiu/天唐錦繡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唐錦繡》版權歸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