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 枕上書|第39章 梵音谷(18)

推薦閱讀:
  連宋突然想起什么似地道:“對了,昨天比翼鳥宗學的競技我后來也去探聽了一二,聽說原本第一名的獎品是頻婆果,被你臨時換成了一籃子蟠桃?宣布獎勵的時候我看鳳九的臉色不大對,”又瞟了一眼屏風下探頭豎耳的狐貍,道:“這頭紅狐我暫替你照看,你還是先下去看看她,怕她出個什么萬一。”

  東華揉著額頭的手停住,怔了一怔道:“小白她臉色不好?”

  興許說完從司命處探來的這些秘密連宋君倍感輕松,吊兒郎當樣轉瞬又回到身上,攤手道:“我也不大曉得,”又笑著瞟了東華一眼道:“雖然我一向會猜女人的心思但你們小白這種類型的,老實說我也不大猜得準,只是瞧她的模樣像是很委屈,所以才讓你趕緊下去看看,興許……”

  話還沒說完忽聽到外頭一陣喧天的吵鬧,二人剛起身寢殿大門已被撞得敞開,燕池悟立在寢殿門口氣急敗壞地看向他二人并屏風角落處的狐貍,破口一篇大罵:“他爺爺的,鳳九此時被困在蛇陣中生死未卜,你們居然還有閑心在這里喝茶下棋逗狐貍!”

  連宋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被罵得愣了愣,東華倒是很清明,卻破天荒沒有將小燕這句“他爺爺的”粗話噎回去,皺眉聲音極沉道:“小白怎么了?”

  燕池悟恨恨瞪向東華:“你還有臉問老子她怎么了,老子雖然喜歡姬蘅,老子也看不上你二話不說將原本該是鳳九的東西送給姬蘅討她歡心的樣子。鳳九要頻婆果有急用你又不是不曉得,你把它送了姬蘅,她沒有辦法只好去闖解憂泉趁果子沒被摘下前先將它盜出來,她那三萬年半吊子的修為哪里敵得過護果的四尾巨蟒,現在還被困在蛇陣中不曉得是生是死,老子同萌少連同萌少她娘皆沒有辦法……”

  罵得正興起忽感一陣風從身旁掠過,轉回頭問連宋道:“冰塊臉他人呢?”

  連宋君收了扇子神色沉重:“救人去了,”又道:“我就曉得要出什么萬一。”話落地亦憑空消失,唯余小燕同角落里瑟縮的狐貍面面相覷,小燕愣了一瞬亦跟上去。

  解憂泉已毀得不成樣子,頹壁殘垣四處傾塌,清清碧泉也不見蹤跡,以華表為界鑄起的蛇陣中唯余一方高地上的頻婆樹尚完好無損。蛇陣外白日高照,蛇陣內暗無天色,四尾巨蟒于東南西北四方巍巍盤旋鎮守,紅色的眼睛像燃燒的燈籠,蛇陣中護著一個藍霧氤氳的結界,白衣少女雙目緊閉懸空而浮,長發垂落如絹絲潑墨,不曉得是昏迷還是在沉睡。

  傾塌的華表外頭狂風一陣猛似一陣,東華面無表情地立在半空中凝望著結界中的鳳九。她臉色雖然蒼白但尚有呼吸起伏,還好,他心中松了一口氣,面上卻看不大出來。其實,他早曉得她長得美,只是平日太過活潑好動讓人更加留意她的性情,此時她這樣安靜地躺在結界中,這種文靜的美貌才越發凸顯,但白裳不服不適合她,需摩訶婆曼殊沙那種大紅才同她相襯。他活了這么長的歲月什么樣的美人沒有見過,鳳九未必是他見過最美貌的那一個,但緣分就是這樣奇怪,那些美人長什么樣他印象中虛無得很,唯有她或笑或皺眉或難堪連她做鬼臉他都能記在心上,回憶起來每一幅都是清清楚楚的樣子。連宋說她是當年那頭小狐貍,她是那很好,但就算她不是,他也未必多么在意。

  虛空中似有佛音陣陣,浸在一段凄清的笛音中,細聽又似一段虛無。他垂頭掃了一眼自他仙駕蒞此便長跪不起的比翼鳥女君并她的臣子們,淡聲道:“那個結界是怎么回事?”

  下頭跪的女君兼臣子們還沉浸在不曉得帝君為什么于此時仙駕此地的震驚之中,半晌沒有一個人回話,還是萌少因畢竟同鳳九朋友一場,見友人被困十分著急,拱手回道:“ 稟帝座,那困住九歌公主的并非結界,乃是阿蘭若之夢。”阿蘭若這三個字隨萌少出口時,在跪的諸位除了姬蘅皆顫了一顫。

  萌少娓娓道來,事情原是如此。

  傳說中阿蘭若是個難得的美人,卻無辜枉死,阿蘭若枉死后不得往生,執念化做一個夢境在梵音谷中飄蕩,凡有誰被卷入此夢中必定墜入阿蘭若在世時的心魔,定力不佳心性不夠強大者永不能走出阿蘭若之夢,將徒留在夢中永眠,直至周身仙力修為被夢境盡數吸食以至灰飛。

  想必九歌公主誤入蛇陣中正好撞到阿蘭若的夢飄入此境,由此而被卷入。阿蘭若自小是被此地華表中的四尾巨蟒養大,她的夢境裹住九歌公主,大約令巨蟒以為夢境中的九歌公主便是阿蘭若,所以將她守護起來不讓外人觸碰。

  要破阿蘭若之夢,除了靠卷入夢境中的人勘破自行走出來,其實還有另一個更為保險的法子——另尋一個與卷入夢境之人親近的人一同入夢,將她帶回來。

  但如今的狀況,若要進入阿蘭若之夢帶出九歌公主,首先得通過蛇陣。與這四頭兇獸拼殺并非難事,但阿蘭若之夢其實只是一種化相,必須將人卷入其中才能呈現實體,實體便是那個淡藍色的結界。呈現實體的夢境異常脆弱,拼殺時戰場必定混亂,萬一不慎致使夢境破碎,屆時九歌公主輕則重傷重則沒命都有可能。

  他們也想過是否將護體仙障鑄得厚實些,不與巨蟒拼殺任它們攻擊以保夢境的完好,再接近以進入夢中帶出九歌,但阿蘭若之夢十分排斥強者之力,一向入夢之人在夢外百丈便需卸下周身仙力,以區區凡體之身**能順利入夢,否則夢境亦有可能破碎。

  但此時若卸去周身仙力如何與四尾巨蟒相抗,此種情境實在進退維谷,大家一籌莫展,從昨夜發現九歌被困直至此時蘑皆莫不敢輕舉妄動,皆是為此。九歌公主怕是兇多吉少了。

  連宋君匆匆趕來時正聽到萌少掃尾,掃尾說了些什么都沒有正經聽到,只見地上跪的一麻溜在萌少掃尾幾句話之后都做出唏噓拭淚的模樣,雖然不曉得他們是為什么唏噓拭淚,但連宋君覺得這許多人整齊劃一做出這個動作其實頗令人動容。

  正要行上前去,東華倒是先轉身瞧見了他。

  東華的神情十分冷靜,他心中有些放心,若是鳳九有事,東華他雖一向被燕池悟戲稱冰塊臉,但以他對他多年了解,他必定不是現在這種神情。

  **要打個招呼東華已到他面前,就像新制了幾味好茶打算施舍他兩包一般,語氣十分平淡自然:“你來得正好,正有兩樁事要托付,”抬眼望向困在蛇陣中的鳳九道:“如果最后只有她一人回來,將她平安帶回青丘交到白奕手上,然后去昆侖虛找一趟墨淵,就說東華帝君將妙義慧明境托付給他,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這番話入耳,連宋琢磨著怎么聽怎么像是遺言,亦笑望陣中一眼道:“你雖近年打架打得不那么勤手腳怕是鈍了,但這么幾條蛇就將你纏死也太過……”離譜二字**含在口中,泰山崩于前亦能唇角含笑的連宋君臉色一時大變,亟上前要將泰然卸去周身仙力從容進入蛇陣的東華撈出來,卻被不知什么時候出現的小燕一把攔住,小燕的眸色難得深幽一次,道:“唯有此法。”目光向雷聲乍然轟鳴落雨傾盆不歇的蛇陣之中道:“還有什么法子老子想了一夜加半天都沒有想出來,因為老子壓根兒沒有想過卸去術力獨闖蛇陣,老子對朋友還是不夠義氣,冰塊臉義薄云天,老子敬佩他。”

  蛇陣之中天翻地覆,不到兩日內竟先后兩人來犯使巨蟒十分憤怒,勢同鬼哭的長嘶之中,利劍般的光束與道道電閃齊往來犯的東華身上招呼,未有仙力護體加持,東華身上頃刻間便割出數道口子,幸好雨勢磅礴將赤金的鮮血盡數洗去,蛇陣外長跪的女君并諸臣子震驚不能自已,卻無法相幫,齊齊愣在原地。

  連宋被小燕攔了一攔后未再前行,大約已明白東華他如此的緣由,眸色深沉不語。他同東華乃是忘年之交,其實算起來東華不知比他大多少輪,他的出生離大洪荒亂戰的時代有好些年成,未能親眼得見那時東華的戰名,但前一段時日倒是聽墨淵提過東華一句,說是遠古洪荒時的戰場才稱得上真戰場,那時的戰爭**當得上浴血之戰幾個字,后世的這些打打鬧鬧實在小兒科,不過戰場上最為吃得苦的卻要算東華帝君,早年時幾場大戰事從戰場上下來常常像在血中泡過一般,身上不知多少道口子卻連眉毛也不動一動,這種威勇沒有幾個人比得上。

  蛇陣中的雷電光矢未有一刻間歇,東華衣袍上白色的交領同袖邊早已被血跡染成金紅,為防巨蟒的情緒沖動對裹著鳳九的夢境有什么妨害,帝君他一直保持著一個緩慢適當的步伐行走,雨水自發絲袍角袖口滴落,一片赤紅,帝君的確連眉毛都沒有動一動。

  突然一人自女君身后長長的跪列中起身,踉踉蹌蹌奔向燕池悟,白衣白裙正是姬蘅,滿面淚痕地抱住小燕衣角:“你救救他,你去將他拉回來,我什么都答應你。”小燕難得沉默,轉身背向姬蘅,姬蘅仍拽著他的衣角哭得嚶嚶不止。

  鳳九隱約聽到什么地方傳來雷雨之聲,她感覺自己自從跌入這段虛空就有一些迷糊,時睡時醒中腦子越來越混亂,每醒來一次都會忘記一些東西,上一次醒來時已經忘了自己為什么會跌入這段虛空,這是不是說明再昏睡幾次她會連自己到底是誰都記不清?她感到害怕,想離開這里,但每次醒來也只是意識可能有片刻游離于昏睡,睜眼都是模模糊糊,更不要說手腳的自由行動。且每次醒來,等待她的不過就是無止境的晦暗和寂靜,還有疼痛。

  但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雷雨之聲越來越清晰,轟鳴的雷聲像是響在耳畔,似乎有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涼涼的,停了一會兒又移到耳畔,將散亂的耳發幫她別在耳后。她迷迷蒙蒙地睜開眼睛,見到紫衣的銀發青年正俯身垂眸看著自己。

  此時在此地見到帝君,倘若她靈臺清明著定然震驚,卻正因腦子不大明白,連此時是何時此地是何地都不清楚,連自己到底是小時候的鳳九還是長大的鳳九都不清楚,只覺得這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但她認識眼前這個人是東華,心中模模糊糊地覺得他是自己一直很喜歡的人,他來這里找自己,這樣很好。但還是口是心非地道:“你來這里做什么呢?”帝君用那種沉靜的眼神看著她沒有回答。她的目光漸漸清晰一些,瞧見他渾身濕透十分不解,輕聲道:“你一定很冷吧?”帝君仍然沒有回答,靜靜看了她一會兒,卻伸手一把將她摟進了懷中:“是不是很害怕?”

  她一時懵了,手腳都不曉得該怎么放。但帝君問她害不害怕,是的,她很害怕,她誠實地點了點頭。帝君的手撫上她的發,聲音沉沉地安撫她:“不怕,我來了。”

  眼淚突然涌出來,她腦中一片渾茫,卻感到心中生出一段濃濃的委屈,手腳似乎已經能夠動彈,她試探著將手放在帝君的背上,哽咽道:“我覺得我應該一直在等你,其實我心里明白你不會來,但是你來了,我很開心。”就聽到帝君低聲道:“我來陪你。”

  她心中覺得今天的帝君十分溫柔,她很喜歡,同往常的東華很不同,但往常的東華是什么樣的她一時也想不起來,腦中又開始漸漸地昏沉,她迷糊著接住剛才的話道:“雖然你來了,不過我曉得你馬上就要走的,我記得我好像總是在看著你的背影,但是今天我很困,我……”

  她覺得自己在斷斷續續地說著什么,但越說腦子越模糊,只是感覺東華似乎將她摟得更緊,入睡前她聽到最后一句話,帝君輕聲對她說:“這次我不會走,睡吧小白,醒了我們就到家了。”

  她就心滿意足地再次陷入了夢鄉,耳邊似乎仍有雷鳴,還能聽到毒蛇吐信的嘶嘶聲,但她卻十分安心,并不覺得害怕,被東華這樣地摟在懷中,也再不會感到任何疼痛。
三生三世 枕上書最新章節http://www.mxzpxs.tw/sanshengsanshi_zhenshangshu/,歡迎收藏
手機看三生三世 枕上書http://m.szaol.com/sanshengsanshi_zhenshangshu/三生三世 枕上書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三生三世 枕上書》版權歸原作者唐七公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