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世界大穿越|第一百一十五章巫咸卜天,甲骨秘文,葬在過去

推薦閱讀:上門女婿武道大帝逍遙派超凡黎明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煉巔峰一劍獨尊牧神記逆天神醫不滅龍帝
  人間,巫咸驚恐的望著頭頂漸漸被黑暗吞噬的大日,驚恐莫名,巫咸乃是巫咸國大巫祭世代傳承的名號,傳說巫咸國傳承自靈山十巫之首,看守不死帝藥的大巫咸,因為大巫祭是第五代巫咸,故而又被稱為咸戊。

  巫咸戊看著日食,通天的修為觸及了命運,看見了運轉的天數,卻轉眼間被嚇得幾乎瘋狂了!

  他一頭亂發披散在腦后額前,干枯的雙手無力的伸向太陽:“天帝啊!上帝何以發怒……大劫將臨,大劫將臨……我看見天降血雨,天地破碎,犧居著祖靈和眾神的宏偉高山傾倒,腳下的大地崩塌,從最東的東海,到最西的大漠,都崩碎了……大劫,無邊大劫,天上眾生的血如同大雨一樣傾盆而下,九日不絕,神的尸體壘成了高山……一切都要破碎了!一切都要覆滅!”

  “天空中出現巨大的彗星,將蒼天劃破,赤色的傷痕中涌出無數妖魔,最古老的神祇率領著無數戰士,前往那妖星魔痕迎戰,我聽見了……鐘聲響起!”

  說罷,巫咸國這尊現存最古老的巫,修為驚人的巫咸戊,七竅噴出了黑紅的血,渾濁的血液混合了淚水從她眼中滑落。

  四周的靈童嚇得尖叫而逃。

  少年人尖銳的嗓子哀嚎道:“巫祖崩了!巫族七竅流血,要死去了!”

  巫咸戊七竅流血,他聽到了時空下游傳來的鐘聲,每一聲響起,他的身體都如同遭遇重創一樣渾身劇顫,七竅出一波一波的紅黑色血液,這些渾濁的血滴落在地上,立刻滲透進了石頭里,一點一點,銘刻在了巫咸戊腳下的巖石上。

  那些承載了巫咸此刻血液的洪荒巖石,化為一種表面帶著血痕,血痕滲入石中的詭異存在。

  散發著不詳的氣息,若非此刻這些灑落鮮血的巖石正在祭壇中心,無數巫師巫祭的念力鎮壓著這一方宏偉的祭壇,那是一座數萬丈的神山,被開辟,打磨成臺階金字塔式的祭臺,有鬼神鎮壓祭壇的各個方向,沒十步都有一位修為高深的巫師坐鎮,整體氣息能溝通天界。

  那沾染了巫咸鮮血的巖石,若是沒有祭壇的鎮壓,流落一塊出去,上面的不詳氣息,都能讓方圓數千里能人畜絕跡。

  巫咸聞得三聲鐘響之后,掙扎的,狼狽的站了起來,顫顫巍巍,強橫的修為,一舉一動都能咒殺仙人的可怕巫力,都賊去樓空,虛弱的,仿佛一推就倒,幾乎若死。巫咸拽住身旁巫師的手,凄厲道:“末世到了!告訴王上,馬上……就會有萬古未有的大劫降臨,日食只是前兆……地下的鬼神,已經被無邊的鮮血吞噬,無頭的神魔,屠殺了鬼神的王。”

  “黑暗……無法言述的黑暗,在大地之下綿延。”

  “黑暗中一尊極度強大,堪比天神的魔神誕生而出,他手持無數靈魂鬼物哀嚎,纏繞的魔劍,撕裂了死后的國度,祖靈在這些魔神面前,弱小的猶如孤魂野鬼。”

  那位巫師聽完巫咸的預言,朝著巫咸跪拜過,才急急忙忙的退下,將巫咸的預言頒布出去。

  巫咸掙扎了許久,才緩過一絲氣來,他抬頭看向四方,不知多少修士鬼鬼祟祟的藏身在周圍,窺視著這位大巫祭,這些修士在諸天,都是主宰一方,締造一個強大宗門的底蘊,但在洪荒時期,這些修士也就能投靠幾個三流的小宗門,占據沒有鬼神犧身的荒山野嶺,說是宗門修士,玄門中人,實際上比起數百人的小部落都強的有限,比起散修來也沒什么區別。

  洪荒之中,縱然是人族只有數百人的小部落,只要祭祀諸神,尋找附近有天庭冊封神靈的靈山福地,以血食香火祭祀,基本也能供養出相當于后世仙人的巫師來。

  洪荒人族,此時自然壽命有三千年。

  正是上古天真論中真人的境界,天生便會順應時序,運行元氣,體質暗合天道,更有和巫族混血時,繼承的特殊體質,有些便能操火吐水,駕驅龍蛇,乃至背生雙翼,凌空撲擊,這些巫族血脈隨著鍛煉而自然強大,除了誕生擁有傳承,溝通神靈,精通草藥占卜蠱蟲毒物操練元氣的巫師之外,還有天生巫族血脈,打磨體魄,壯大血脈,不斷培養自身血脈,不斷靠近盤古大神,乃至十二祖巫這些血脈源頭,以身體的特殊器官和穴竅,經脈系統,駕驅天地元氣,長于搏殺的巫者。

  巫者,便是后世的武者。

  所以周圍的修士在諸天時代算得上強大,但在這是個人就會吞吐元氣,打破體魄,培育血脈,人族成年就約等于后世武者蛻變神魔之軀,距離武道人仙只差兩步的時代,在巫咸看來,猶如螻蟻一般……

  讓一群螻蟻看了熱鬧,巫咸殘忍一笑。

  用手抹著自己七竅留下的污血,用顫抖的食指,在地上涂畫了一個簡陋的符號,帶著詛咒的血液圖謀巫文,瞬間爆發出一股奇特的氣息,一只惡鬼被巫文所召,瞬間攝取了方圓數萬里所有并非巫咸國內,沒有此地一草一木氣息的異類氣息。

  然后巫文爆發,瞬間收割了那些鬼鬼祟祟的修士的魂魄,只見無數道黑影閃過,將數萬魂魄攝取過來,送入冥河之中。

  巫咸趁機窺探了一絲地府的氣息……然后戰栗起來,驚恐的關閉了通往陰土的通道。

  巫咸國旁的幾位大修士,算是勉強算是登上了洪荒舞臺,自家的勢力,雖然不如巫咸國這樣傳承萬古的龐然大物,但也有資格穩定的傳承下去,不算那種朝生昔死的兒戲一般的宗門。幾位天仙小聲討論道:“地府出大事了!”

  “大巫祭咸戊也確認了嗎?”

  一個頭發枯黃的修士低聲道:“確認了!在日食之后,他果然去占卜了!結果引來了大難,據說巫咸十分恐懼,聲稱將有莫測的劫數,他占卜之后幾乎身死。”

  “這段時間時常有孤魂野鬼,乃至惡鬼戾魂從黃泉路上掙脫,逃到陽間,白日里潛伏在山野之中,夜里就出來吃人享用血食……天庭已經令四方的山神土地將這些孤魂野鬼收攏。許多道友也去抓捕魂魄來煉寶修行。”

  一位女修嬌媚笑道:“那天庭可有地府生變的具體消息?”

  一位陰沉沉的邪修突然開口道“據說是魔劫!”他一開口,其他幾人都有些懼怕,沒有敢說話,顯然是對這邪修有些忌憚,良久那頭發枯黃的修士才低聲道:“如今日食三日,顯然是大劫將臨的前兆。”

  一名修為弱一些,堪堪踏上天仙門檻的修士聞言,用青銅神刀在身旁燒的裂開的靈龜之骨上,刻下了幾個古老的符文。

  那玄妙莫測的符文記載了——“巫咸國咸戊時,日食三日,地府大變。巫咸戊有感,天降血雨,山河傾覆,大劫將至!”

  …………

  諸天時代,黃泉宗一眾老魔和地藏殿的和尚湊到了一起,雙方的領袖閻魔君和善隆法王面對而座,都注視著兩片殘破的甲骨,那甲骨上,鐫刻著數枚神秘至極的符文,雙方的甲骨拼起來,湊齊了大半,文字雖有殘缺,卻無礙大體。

  閻魔君咳嗽一聲道:“我兩宗為此寶爭斗數千年,自此骨出世以后,便有數位天魔,羅漢為此而死。今日我請法王來,就是為了共同探索此寶的奧秘。”

  善隆法王雙手合十,念了一聲佛號道:“閻魔大君此言甚善。”

  “我地藏殿與你黃泉宗之所以為此寶,爭奪千年,無非是我等宗門傳承皆有缺漏,你黃泉宗至高法門閻羅天子成就法,我地藏殿的鎮宗經文《因緣地獄十王經》,皆是上古秘傳,傳說上古地府有閻羅天子,十殿閻羅,統治地府,運轉輪回,鎮壓地獄。”

  “地藏王菩薩身化十王,鎮壓地獄,成就佛果!”

  “而你黃泉魔宗,也有修成閻羅天子之身,化諸天為地獄,成就大羅之法。”

  “我等兩宗皆以地獄成道,事關輪回,卻在上古末年洪荒破碎之時,地獄消失,地府莫名毀滅,以至我等兩宗皆道途斷絕,在無前路。所以找到上古末年地府毀滅的秘密,找到消失的地獄,就是我等唯一成道的希望!”善隆法王頜首點頭道:“如今,只有我等兩宗同心協力,才有揭開這一上古大秘的可能。”

  閻魔君拾起面前的兩片甲骨,拼湊在一起,低聲道:“鐵劍門雖然不是什么上古大教,卻也是傳承萬古的古老宗門,沒想到出了不肖后人,把祖師爺的墓都挖了。結果出土了數枚甲骨,其中不乏極為古老強大的功法神通,也為自己惹來了滅門之禍。”

  “這枚甲骨,據考證,乃是地府生變之時,鐵劍門祖師的卜辭,因此不為一眾大教所重,才有機會,落到我們兩門手中。”

  “借著這枚甲骨上的上古地獄氣息,我等才補全了部分傳承,各培養出了一位道君,繼承我等之責,讓我等可以放開手,探索上古末年,地府毀滅的秘密!”

  善隆法王也道:“這甲骨乃是萬年靈龜之骨,有玄龜血脈,極為不凡。在洪荒血統流散的今日,已經是修行占卜之法的無上至寶,若是叫紫微宗,麻衣門的那些老怪物知道,必然不吝萬斤神金魔鐵。上書太古巫文……也是極為古老的傳承,據說你們魔道巫教的老怪物本有意出手,搶奪這一批甲骨,卻因為梵天界那位大羅之鑰出世,而跑到了歸墟去了!”

  “歸墟是何等地方……我看那些老怪物,無論正邪玄佛魔,怕是出不來了!”閻魔大君冷笑道。

  善隆法王笑道:“閻君莫是和某些老魔頭不睦?”

  “血屠魔君總嘲諷我黃泉宗修閻羅天子身乃是魔門左道,仗著自己血魔嫡傳,看不起我們閻魔一脈……還說我們想證閻羅天子身是自取死路,活膩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活膩了!他血屠魔君,究竟走不走得出那歸墟絕地!”

  “歸墟封印的毀滅魔祖和歸墟中潛藏的毀滅魔道,究竟給不給他冥河嫡傳的面子!”

  “閻羅天子乃大魔,亦是我魔道帝君之一,并不遜于他血魔一脈。”

  “什么天魔血魔,冥河嫡傳。我看就是往自己臉上貼金……還有殺魔,地獄兩道,特別是地獄魔道,本也是我閻魔一脈的分支,偏偏說繼承的是冥河魔祖阿鼻劍的道統,殺魔一脈認為自己繼承了冥河魔祖殺戮魔道,乃是元屠劍所傳。”

  “為了攀關系,真是什么臉都不要了!”

  “我們閻魔一脈,乃是上古魔道帝王,閻羅天子嫡系,在魔道乃是正傳,威名赫赫,比起這些攀附魔祖的小人,不知有多正統,偏偏血魔天魔勢大,死魔,地魔,陽魔,陰魔,心魔這些墻頭草便轉頭攀附,排擠我等!”

  善隆法王指著甲骨問道:“魔君可解的出,這太古巫文?”

  閻魔大君笑道:“這有何難?巫魔一脈,還有巫文傳承,你佛門難得其傳承,我閻魔和巫魔同屬魔門一脈,請教一二,自是不難。”

  “這甲骨上寫著……”

  “巫咸國咸戊時,日食三日,地府大變。巫咸戊通靈有感,天帝無名震怒,天降血雨,山河傾覆,大劫將至!”

  “三月,伐東天建木,絕地天通……乃有大劫,地府乃崩!妖……”

  接下來的幾個巫文就模糊不清,無論幾人以何等的神通,都難以復原了。閻魔大君撫摸著那些幾乎被磨平了的巫文,低聲道:“甲骨巫文,承載占卜靈性,故而有靈應,因此我們才能借這些巫文占卜的內容,揣摩上古地獄的氣息。”

  “后面這幾個字,曾經承載過極為可怕的信息,故而被它承載的信息磨滅了……因為萬年靈龜也只能記載它一瞬,隨即便自行抹去。就像出土的巫文甲骨,從未有過天帝的名諱,以及太古那些大神通者的名號一般。”

  “據說炎神宗傾盡全宗之力,差點連兩位道君都身死,才在某個古老諸天,發掘出了祝融大神的巫文名諱,借此契機,為自己宗門添補的一道傳承——《祝融火神驅龍密咒文》。其至高秘傳,祝融咒,乃是諸天唯一能修出祝融神火的咒文,有不測之威!”

  閻魔大君道:“我等聯手,以宗門至寶,我黃泉宗的青銅殘殿和你地藏殿的地藏殿梵文匾,借此甲骨定位,以兩大至寶的大羅特征,重回洪荒地府!”

  說罷閻魔大君就喚出黃泉宗的鎮教至寶,一座只殘留了一部分大門牌坊的青銅古殿,善隆法王也祭出一尊寫著‘地藏殿’梵文的木質牌匾,這也是它地藏殿的宗名來歷,地藏殿的祖師正是得到了這尊神秘的牌匾,才從中悟出無上佛法,開辟地藏殿道統。

  兩宗真的是把壓箱底的至寶都拼了上來。

  借著兩大至寶的一絲大羅特征,引動了那神秘甲骨,瞬間將兩位宗主和其后的一干老怪物,拉入了虛空……

  黑暗……這是無盡黑暗中的無垠血海。

  善隆法王睜開眼睛,卻看到自己坐在一尊無比神圣的殿堂面前,他往背后一望,卻看見自己宗門的至寶,地藏殿匾額,就掛在身后的殿堂上。

  這座殿堂已經殘破,有近乎五分之四已經傾倒在那黑色焦巖的廢墟中,墜入了熔巖里。

  那殿堂安在一座巨大的無法想象,通體純黑,纏繞著極熱焦炎的巨石中,那巨大的宛如一座諸天的巨石已經坍塌了一半,在巨石的頂端,將巨石一半打碎,已經坍塌成為懸崖邊上,一尊殘破的金身,散發著佛光已經黯淡。

  金身渾身都是裂隙,有些地方已經露出琉璃一般的佛骨。

  它雙手合十,眼睛微閉,面對著前方……那邊是一個無法想象的,將那巨石打的坍塌的棍痕……

  善隆法王嚇得手腳發軟,納頭便拜,驚呼道:“菩薩!”

  那一聲呼喊出來,頭頂的地藏殿匾額轟然落下,落入善隆法王的懷中,一只似犬似獅的異獸,從地藏殿中小碎步跑出來,見到善隆法王,面露不屑之色,善隆法王看到那異獸又嚇得趴下了:“諦聽圣獸!”

  諦聽看了一眼那坍塌的沃焦石,黑色的巨石在血海的包圍中,如滄海一粟。

  諦聽看到了那棍跡,身體微微一顫……看到善隆法王還想爬上沃焦石之巔,去請下來那一尊菩薩金身,連忙叼住善隆法王的袖子,將其一拋,扔到了距離金身更遠的地方。

  只是諦聽的一點氣息,都引發了金身身上的那一棍的傷痕,這時候一聲怒吼在虛空中回響:“吃俺老孫一棍!”

  “一棍!”

  “棍……”

  回聲徹響四海,喝得善隆法王的法身幾乎破碎,一口淡金色的血液就噴了出來。

  同樣借助大羅特征,回到上古嗎,閻魔大君落在了一處青銅古殿面前,那古殿被黑暗所包圍,閻魔大君醒來的時候,黑暗距離他只有三尺,黑暗中隱隱約約傳來呼喚聲。

  閻魔大君側耳去聽,卻聽見無數古怪的聲音此起彼伏的呼喚道:“秦廣王!”

  “秦廣王!”

  “秦廣王!”

  還有其他聲音呼喊道:“宋帝王!”

  “楚江王!”

  閻魔大君聽得悚然,幾乎魂魄都被離體而出,投入黑暗了,若非身后的青銅殿守護,他早已身不由己,墜入黑暗之中。“黑暗中究竟是什么東西?為什么呼喚著十殿閻羅的名字!十殿閻羅乃是閻羅天子的十個化身,莫非黑暗中,藏著事關閻羅天子的大秘?”

  “我被青銅古殿接引,一離開諸天界海,就來到這里,莫非這里就是上古末年的地府?”

  “那黑暗中的無數呼喚,莫非是地府中無數鬼魂在呼喚十殿閻羅回來?”

  “這青銅古殿,莫非就是閻羅十殿?閻羅十殿已經成為廢墟,黑暗中有無數對十殿閻羅的呼喚,地府究竟發生了什么?十殿閻羅又去了哪里?”
幻想世界大穿越最新章節http://www.mxzpxs.tw/huanxiangshijiedachuanyue/,歡迎收藏
手機看幻想世界大穿越http://m.szaol.com/huanxiangshijiedachuanyue/幻想世界大穿越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幻想世界大穿越》版權歸原作者辰一十一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