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第六十章你想通了也不成

推薦閱讀:
  第六十章你想通了也不成

  驪山上,石屋邊。

  云瑯就像初來大漢時一樣,坐在懸崖邊上,眼前是一望無際的丘陵……最高的一座丘陵,就是長滿荒草的始皇陵。

  太陽從云海中跳出來的時候,天地一片光明。

  老虎大王蹲坐在他的背后,不時地用爪子抓抓脖頸,對眼前燦爛的一幕視若無睹。

  蘇稚給云瑯披上了一襲狐裘,云瑯沒有回頭,也沒有道謝,目光從遙遠的山巒處投向了腳下幽深的溝壑。

  太宰就長眠在這山下的溝壑里。

  很多年了,云瑯對這片土地逐漸生疏,甚至可以說,他不愿意記起這里,記起那個人,記起那座陵墓。

  坐在這里很容易讓世人生出帝王將相一抷土感慨,而這種感慨在云瑯看來是消極的。

  他以為自己已經改變了劉徹,沒想到,該來的一樣會來,且來的更加猛烈。

  不過,眼前總是掠過太宰那張虎外婆才有的皺皺巴巴的臉,云瑯忍不住笑了。

  自從住進了驪山,云瑯就切斷了跟外面的聯系,是真正的切斷,霍光兩次要求見面,都被云瑯無情的拒絕了。

  他知道霍光想干什么,也知道此時的山下該是怎樣的腥風血雨。

  造反的時機不成熟,而且是非常的不成熟,劉徹在發動這場災難之前,首先確定了自己的不敗地位之后,才會真正的施行自己的計劃。

  不論是誰在這個時候發動叛亂,都是皇帝喜聞樂見的,他執拗的認為,舊有的那一群人配不上他輝煌而壯麗的大漢江山!

  他希望一切都是新的……他想要建立一個遠超前人,媲美三皇五帝的新時代。

  這個計劃絕對不是劉徹心血來潮之作,時間之久遠,甚至可以追溯到泰山封禪之時。

  他的手法熟練而殘酷……

  當皇帝處理反王的時候,沒有人為藩王吶喊,當皇帝開始處理舊勛貴的時候,沒有人為勛貴們吶喊,當皇帝開始處理文臣的時候,沒有人為文臣吶喊……現在,皇帝開始清理武將們了,自然沒有人再出來了說話了。

  這是一場浩劫!

  蘇稚熬的小米粥很好喝,云瑯喝了兩碗,然后就穿上自己的獸皮靴子,準備去驪山的后山看看。

  那里有美麗的冰花……

  蘇稚猶豫一下低聲道:“公孫敖死了,他的妻子畢氏與巫蠱案有關,被腰斬了,全族被處死二十七人。

  大行令李息也被下獄,估計結果不好。”

  云瑯搖頭道:“李息不會有事的,他還有用處,他鎮守邊關多年,與羌人的關系很好,是朝廷與北地羌人的橋梁,如果他被處死了,先零羌人就會叛亂,抱罕羌人也會叛亂。

  陛下雖然狠毒,卻不是傻子,李息不會有事的。”

  “李敢呢?李敢也被王溫舒從隴西叫回來問話!”

  “李敢不會有事,如果有事,第一個被問話的人應該是我。”

  “夫君,我們走吧!”

  云瑯見蘇稚一臉的堅毅之色,就笑著捏捏她的臉蛋道:“我們去哪里呢?”

  蘇稚冷笑道:“別以為妾身沒有用處,大秦嶺里妾身還是做了一些準備的。

  只要我愿意,疫病在關中流行開來不算什么難事。”

  “胡說,我們研究疫病是為了對付疫病,讓天下人能避開疫病這個惡魔,不是制造疫病的。”

  “如果妾身精準的讓疫病只傳播到皇宮如何?”

  “這樣的后果就是——皇帝在臨死之前,會殺光所有人的,為禍更烈。”

  “皇帝知道我們家的厲害,他不敢拿為我們怎么樣是吧?”

  “是的,皇帝不會,可是他會拿天下人來威脅我們,一個知道自己必死的皇帝,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來。”

  “我們就這么看著?”

  “霍光,安世,梁凱他們應該已經有對策了,這一次,太子會爆發的。”

  “太子只有很少的一點人……”

  “郭解手里有火藥啊……你不知道,火藥是很厲害的……會彌補太子兵力不足這個缺點的。

  更何況,太子還有匈奴人幫他。”

  “匈奴人?他怎么敢?”

  云瑯煩躁的揮揮手道:“沒什么不敢的,這些年你不覺得關中的胡人也太多了些嗎?

  你以為太子真的是孤家寡人嗎?

  你以為司馬大將軍死后,他的那些部曲都去哪里了?

  你以為公孫敖真的很冤枉嗎?

  你以為李息這些年不改變那些羌人是為了什么?

  你以為路博德很滿意自己伏波將軍的稱號嗎?

  還有李陵,你以為他回到隴西去干什么了?

  這一次,不論是死去的,還是沒死去的,沒有誰是無辜的。

  皇帝想要一個干凈的朝堂,小光也是這么想的,老一輩的人不死光,小光他們如何上位?

  可以說,山底下的人,就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好人……“

  說到這里,云瑯雙手捂著面孔狠狠地揉搓一下道:“當然了,你夫君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可能還是這群壞蛋里面最大的那個壞蛋。”

  “去病就是發現放眼望去滿世界全是惡人,這才自我流放去了馬邑,他知道在大漢這波平靜的水面下,游動的全是鯊魚,一個個都在準備擇人而噬。

  所以他才一個人孤獨的去了馬邑,不為別的,就是害怕我們這些人起了內斗之后,連邊關都忘記把守了。”

  蘇稚溫柔地抱住云瑯輕聲道:“夫君是為了自保。”

  “開始是為了自保,這是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慢慢的,隨著我們家的力量越來越大,后來就不是了。

  總想著改變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隨著我的意愿前進,然后在前進的過程中我又發現,對于大漢國來說,云氏的力量不夠強大,然后我就去攫取權力,最后啊,我們做出來的很多事情是我以前深惡痛絕的事情。

  我總以為我是一個好人,好人的出發點應該不是壞事情,可是呢?

  我偏偏做出了這個世界上很多壞人都做不出來的事情。

  以前,我以為這是一個陳舊的,鄙陋的,愚昧的世界,他們需要我指引他們前進。

  就在昨晚,我忽然自問了一個問題,這個世界真的需要我指引才能走到輝煌的道路上嗎?

  太陽出來的時候我發現,不論我在不在這個人間,太陽依舊會升起,新的一天依舊會無可阻擋的到來。

  我不過是這個天地間的一粒塵埃,微小的可以忽視,可以不必存在!

  小稚,這些年來,我太自大了。”

  蘇稚不明白自己睿智的丈夫為什么會自責到了這個地步,緊緊的抱住云瑯道:“你是我的神啊……”

  云瑯大聲笑了起來,反手抱住蘇稚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巴,良久之后才松開,用腦門頂著蘇稚的腦門道:“這是自然,我不僅僅是你的神祗,也是宋喬,紅袖,卓姬的神祗,當然,還是我家老虎大王的神祗!”

  “嗷——”

  老虎大王大叫了一聲,云瑯剛才朝后踢出的一腳,正好踢在他的鼻子上,讓他痛不可當。

  空氣中飄來一股子可疑的味道,老虎大王顧不得找云瑯的麻煩,兇狠的向味道飄來的方向奔跑過去。

  “滾開,這是老夫的烤雞!”

  何愁有的聲音從斷崖的另一邊傳來,云瑯跟蘇稚走過去之后才發現,何愁有把身子縮在一個淺淺的山坳里,老虎大王用前爪按著崖壁,將何愁有堵在里面出不來。

  直到何愁有把手里的烤雞孝敬了老虎大王之后,這才得以脫身。

  “你什么時候來的?”

  “你跟你老婆親嘴的時候就來了,擔心打擾你們,就來到這邊,準備點火把烤雞熱一下填填肚子。”

  “你來驪山做什么?”

  “陛下要我給你傳話,他準備跟你好好地商談一下。”

  云瑯低下頭慢慢的道:“要殺我嗎?”

  何愁有笑道:“這天下沒人能殺得了你,這一點陛下比你還要清楚,如果能殺的話,早就殺了。

  哦,對了,阿嬌也會來!”

  “談論什么呢?”

  “如何治理天下!”

  “轉告陛下,這是他的事情,我從今后就留在云氏莊園里過寫書,作畫,彈琴跟老虎玩耍這些事情。

  天下,從今日起與我無關。”
漢鄉最新章節http://www.mxzpxs.tw/hanxi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漢鄉http://m.szaol.com/hanxiang/漢鄉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漢鄉》版權歸原作者孑與2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