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機械師|939 暗處的陰謀

推薦閱讀:
  帶著一個高級主角型人物,總能遇到突發事件,我只想安靜練一會氣力,怎么就這么難……

  韓蕭無奈嘆了一口氣,揮了揮手。

  “既然有人在帝國境內搞事,那你就順便阻止一下吧,這件事我全權交給你負責了,如果遇到什么麻煩,可以調動我的近衛官……還有,我再給你一個任務,你和歐若拉隱瞞身份混進那個什么懲戒者男團,幫我打聽一個東西的下落。”

  血錘教會和懲戒者聯盟的層次與他相差太多了,如果是平時,韓蕭倒是愿意親自介入,不過現在他想專心升級氣力鍛煉法,沒興趣摻和這種低層次的事件,干脆讓弗丁代勞,打聽那件封印物此時在不在懲戒者聯盟手里。

  到時候自己再把BOSS一槍秒了,就能輕松得到專長,省心省力。

  這種找東西的任務交給弗丁這種歐皇,韓蕭那是相當的放心,比靠自己還放心。

  “那好吧。”弗丁歪頭,“那隱藏身份的問題……”

  “我會讓菲利普為你們制造兩個偽裝用的履歷,不會有任何漏洞,足以取信他們。”韓蕭沉吟道:“既然要隱藏身份,你們表現也別太出格了,配合那個瑞蒙德行動就行了,不用太主動。”

  “這……好吧。”弗丁猶豫了一下,“其實我想請你幫忙,用虛擬技術查找血錘教會的行蹤。”

  韓蕭搖頭,“沒有線索,我如果要查的話,只能黑進艾尼亞樞紐的總智能,篩選所有出入境記錄,甚至控制艾尼亞樞紐的量子網絡基站,實時監聽這個區域的所有信息,這可是個一個大工程。這顆星球畢竟是另一個超A級盟友的地盤,他們有自己的警務部隊,我沒必要干涉,我剛才不是說了嗎,表現別太出格,引起瑞蒙德的猜疑就不好了。”

  監聽一整個星球,從無數公民的通訊消息中篩選出目標,這需要龐大的計算力,他雖然做得到,但是頗為繁瑣。

  血錘教會的層次太低了,韓蕭不想在這上面浪費精力,艾尼亞樞紐的警務部隊也是通過類似的手段追查可疑人員,讓他們處理就好,自己一個外人不用費那個勁。

  “我知道了。”弗丁一想也是,麻煩一個超A級做這種小事,總覺得小題大做,身為近衛官,讓自己的上司幫自己辦事叫什么道理。

  瑞蒙德他們的戰斗層次只是B級而已,自己一個天災級足以應付這種情況,再不濟還有哈達威那群閑得發慌的家伙可以調動。

  要是再不干點事,他們這些近衛官可就真成摸魚的了。

  關掉通訊器,弗丁把情況向歐若拉解釋了一遍,歐若拉頓時亮眼冒光。

  “讓我們自己處理?太棒了,終于找到事情做了!”

  弗丁一笑,聯系上瑞蒙德,遵照韓蕭的指示,表示答應了他的邀請,愿意加入懲戒者聯盟。

  聞言,瑞蒙德大喜過望。

  “好啊!我代表懲戒者聯盟歡迎你們,我馬上通知其他人,安排你們入會!”

  見瑞蒙德風風火火就要掛斷通訊,弗丁只好叫住他,嘆氣道:“加入總需要手續的吧,你是不是忘了?”

  “對對對。”瑞蒙德一拍腦袋,立馬操作起來,“我太興奮了,加入是需要填寫申請表的,我馬上發給你們。”

  弗丁搖頭,接收瑞蒙德發來的申請表文件,打開掃了一眼,需要填寫的無非是姓名、能力、階位、過往履歷一類的正常信息。

  他把菲利普制造的假身份填了進去,假身份的階位改成了B級,這樣顯得普通一些,如果別人知道他是天災級,地位截然不同,不容易混進組織——中央星海的天災級比例雖然更高,但依然是難得一見的高層戰力。

  填完后發給瑞蒙德,瑞蒙德二話不說,急匆匆發給懲戒者聯盟的成員。

  ……

  此時此刻,兩個星區的航程之外,一艘小型飛船正在高速躍遷,朝著艾尼亞樞紐移動,飛船外裝甲有一個勢力標志,代表著懲戒者聯盟。

  一群人待在船艙里,或坐或站,有人擦拭著刀刃,有人保養著槍械,有人閉目養神一言不發,還有人看著娛樂節目傻樂,都是懲戒者聯盟的超級英雄。

  他們沒有實際的首領,所有人都是并肩作戰的平等伙伴,各司其職,平時各有各的交際圈。名義上的領袖則有幾個,都是組織里聲望較高的老成員,這種組織結構是超級英雄團體常見的配置。

  正做著自己的事,忽然間,一個虛擬屏幕在房間中央出現,顯示出瑞蒙德的消息。

  “瑞蒙德來消息了!”

  眾人動作一頓,紛紛看向屏幕,帶領這支隊伍的臨時隊長上前閱讀出來。

  瑞蒙德在消息里說了自己的經歷,并且重點強調歐若拉的能力,表示希望讓這兩人入會。

  “竟然是罕見的強效治療類異能。”隊長臉色一喜,立即意識到了價值。

  他們這種超級英雄聯盟,很難招收新成員,基本上是死一個少一個,如果以前有這樣的伙伴,那么他們就能得到及時的醫療,許多人就不會陣亡了。

  “他們的履歷沒問題嗎?”

  “唔……我查過了,都是真實的。”一名機械系超級英雄說道。

  “那就放心了,我贊成這兩個人加入我們。”

  “等一等。”

  這時,一名面容消瘦的男人淡淡開口:“要小心這是血錘教會的陰謀,也許是故意讓人打入我們內部,別忘了,他們手里也掌握著邪惡祭祀型的治療能力,你問瑞蒙德,他親眼看到別人治療他嗎?”

  “塞利,你想多了,瑞蒙德雖然沖動了一點,但是他辦事還是挺靠譜的。”隊長皺眉。

  “我相信瑞蒙德,但我不相信這么巧合的事。”消瘦男人語氣冷漠。

  他名叫塞利,也是懲戒者聯盟的老成員,戒備心很重,信奉日久見人心,任何新人在一開始都無法得到他的信任。

  隊長知道說服不了他,搖了搖頭,轉移話題,“先不說這個了,我們還是快點趕路,破解血錘教會的陰謀更重要。”

  “說得對。”

  眾人臉色一凜。

  然而,這些人卻是不知道,他們只看到了事情的冰山一角,背后的情況完全不像他們想的那樣簡單。

  一場陰謀,正在無人知曉的陰影中醞釀。

  ……

  艾尼亞樞紐某處,血錘教會的臨時據點。

  幾名襲擊瑞蒙德的血錘牧師一路回到據點,頓時引起了據點里其他成員的注意。

  房間里,一名高大的男子站了起來,他的裝飾更華麗,手持一柄更巨大的戰錘,此人是血錘教會的大主教,此時眼神不善。

  “有血腥味,你們遇到敵人了?”

  “是懲戒者聯盟的人,他跟蹤我們,我們用了結界魔法,打算解決掉他,可惜被他打破結界跑出去了。”

  “又是這群人!破壞了我們這么多次行動,真是甩都甩不掉!”

  血錘主教大為光火,他痛恨這群陰魂不散的老對手。

  瑞蒙德以為血錘教會在這里是為了祭祀,實際并不是。

  如果是正常的血祭活動就算了,可這是一次受到雇傭的重要行動,關乎到血錘教會以后的傳教前途,因此加重了主教的怒火。

  “這個據點不能待了,要馬上轉移。”血錘主教臉色鐵青,“這次行動不能有任何差錯,馬上收拾東西。”

  聞言,據點里的所有人都動了起來,收拾房間里的東西。

  血錘主教走到一張會議桌前,低頭望著攤在桌子上的紙質地圖。

  地圖描繪的是艾尼亞樞紐某個重要區域的地形,上面標注了詳細的行動計劃,各個箭頭直指這個區域的核心位置。

  而這個地方,正是艾尼亞樞紐放置進化者圖騰的位置!

  ……

  距離血錘教會等人隔了十幾個街區,有另一伙勢力的隱秘據點。

  房間里,幾個人圍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是另外一張進化者圖騰存放點的建筑結構圖。

  這一伙人是一支在黑市上頗有名氣的大盜團伙,專門為雇主偷竊一些重要的東西,這次也是接到了雇傭,來艾尼亞樞紐工作。

  “這次要偷的是艾尼亞樞紐的進化者圖騰,這玩意被放在重重保護之中,守備森嚴,任務很艱巨,現在離雇主約定好的行動日不遠了,你們有什么好辦法嗎?”

  “前幾次踩點,我得到了足夠的情報,那里有全天候的防盜設備與監視設備,都很先進,我有個大略的計劃,但還需要完善。”

  “單純靠我們,是沒辦法偷到東西,如果像雇主說的那樣有幫手,我們才有機會。”

  幾人壓低了聲音,討論行動方案。

  ……

  艾尼亞樞紐,一號空港碼頭,出入大廳。

  大廳人來人往,所有出入港口的乘客都要經過此地,大門附近的一家休閑飲料店里,一名長相平平無奇的女人正讀著一本紙質書籍,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一瓶喝了一半的淡藍色氣泡飲料。

  她在這里已經坐了有一段時間了,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

  就在這時,碼頭的出站口方向傳來一陣騷動,一群保鏢簇擁著一名年輕男子走進大廳。

  其中兩名保鏢與其他人有所不同,沒有掩飾氣場,散發出天災級的能量波動,一左一右把男子夾在中間,顯然這名年輕男子是一個有來頭的人物。

  擋在前面的路人見狀,紛紛讓開一條路。

  目送這支隊伍離開大廳,平平無奇的女人給飲料付了款,隨后站起身,腋下夾著書本,大步走出空港,朝著隊伍相反的方向離開。

  走出十多個街區,人流變得沒那么密集,她走進一棟建筑的陰影中,下一刻走出來的卻是一個魁梧的男人,手里的書籍也不見了。

  此人具有易容異能,路上多次變幻外貌,最后乘坐載具來到另一片城區,走進下榻的旅店,回到了房間。

  房間里還有另外三個人,物種各異。如果有熟悉各大星域通緝令的人在這里,就能認得出,這三人曾經都是窮兇極惡的天災級通緝犯,后來成了墮落者方舟的一員,在韓蕭捉住異神后,他們都脫離了墮落者方舟,銷聲匿跡。

  關上房門,易容者朝幾人點點頭,沉聲開口:

  “消息沒錯,目標來了,他身邊有兩個天災級保鏢,是情報上的那兩個人。”

  “很好,按照計劃行事。”其中一人眼中閃過濃郁的殺意。

  ……

  赤色帝國母星,泰倫哈米爾宮,元首政務大樓,高層會議室。

  此時此刻,一場關于赤色帝國目前處境的會議已經開到了尾聲。

  自從光輝聯邦和虛靈教派正式實行打壓計劃以來,赤色帝國在許多領域都遭到了針對與封鎖,承受巨大的壓力,帝國對閃耀世界大規模投入資源,其他領域不可避免出現疏漏,被另外兩家有機可趁。

  因為處境不好,所以今天這樣的報告會議,這段時間經常召開。

  “……光輝聯邦和虛靈教派在這些領域針對我們,給我們造成多方面的壓力,目的顯而易見,就是為了讓我們公開販賣進化者圖騰,你們有什么想法?”

  主位上的烏蘭瑞爾語氣嚴肅,環視眾人。

  下方的高層官員有些人點頭,有些人面無表情,相同點是都不說話。

  這些人并不都是元首派系的官員,其中有一些人是其他派系的重要成員,烏蘭瑞爾比較重視的正是這些人的意見。

  烏蘭瑞爾望向左邊靠前的一位年紀頗大的高官,沉聲道:“路德維爾,你有什么想法?”

  路德維爾是負責經濟領域的高官,官職極高,同時是中立派系的魁首,地位超然,聽到烏蘭瑞爾的問話,緩緩道:“元首閣下,開不開放進化者圖騰,對我們都有利有弊。”

  “你說說看法。”

  “好吧。”路德維爾點頭,“不公開購買權,好處是增加我們的政治附庸者,獲得更多盟友,并且從長遠角度優化我們的物種潛力,未來可以誕生更多的人才,慢慢超過其他文明,弊端就是遭到另外兩家與許多文明的針對。

  而公開購買權,好處是緩解壓力,鞏固三大文明統治地位,我們還可以通過限額的方式取得新的政治利益,弊端則是放棄了長遠的潛力,無法獨享進化者圖騰的效用,失去了一個在物種天賦上超越他人的機會。”

  這時,路德維爾忽然話鋒一轉,豎起了一根手指,淡淡道:

  “但是開放購買權,有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那就是制造圖騰的裝置并不由我們掌控,這是一個不穩定因素。我們現在承受這么巨大的壓力,圖騰帶來的大部分收益卻全都讓給黑星,并不是一件好事,假如要開放購買權,就要考慮到這方面的問題,如果不能獲得圖騰帶來的全部收益,那么承受這么多壓力是虧的。”

  “你的意見我知道了。”烏蘭瑞爾抬了抬手掌,不置可否。

  路德維爾見狀,知道烏蘭瑞爾不想讓他繼續說下去,沒有意見,閉上嘴不開口了。

  見狀,烏蘭瑞爾心里有些無奈,路德維爾是派系魁首,但并不違抗她的命令,只是在一些地方具有不同的政見,而進化方塊歸屬問題,就是其中一個點。

  路德維爾正是堅定的上交派,他是掌管經濟領域的高官,思考問題多是從經濟、政治利益出發,并不傾向軍事。

  他不滿于帝國承受了另外兩家的打壓卻得不到進化方塊所有利益,一直主張回收黑星的進化方塊,無論是用資源換取還是強迫,反正一定要讓帝國掌控這件宇宙寶物。

  烏蘭瑞爾看重黑星,在這方面與他政見不合,正是有她這個元首壓著,這位上交派的堅定擁護者才沒有興風作浪。

  “今天先散會吧。”烏蘭瑞爾搖了搖頭。

  會議室里的遠程投影接連消失。

  路德維爾頷首行禮,這才關掉了遠程通訊,視線重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嘆了一口氣,揉了揉眼睛,眼角的皺紋頗為深邃。

  “咄咄咄——”

  這時,桌上的內部線路響了起來,路德維爾立馬接通,頻道里傳出秘書的話。

  “閣下,您的孫子打了進來,需要轉接嗎?”

  “這個小子,我和他說了多少次,別打我辦公室的內部線路!”路德維爾皺眉,“接進來。”

  秘書應了一聲,等了一會,頻道里響起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爺爺?我已經到了艾尼亞樞紐,提前告訴你一聲,別又像上次一樣派人到處找我了,弄得我公司的人以為我失蹤了。”

  “哼。”路德維爾從鼻孔哼了一聲,臉上有點掛不住。

  “對了,你上次說想吃艾尼亞的特色小吃,我這次出差回去,給你帶一點。”

  “這還差不多。”路德維爾繃緊的表情這才松了下來,“你自己小心安全,現在世道不太平,帝國境內已經出現了許多起襲擊事件,哼,都是搶進化者圖騰的,我給你派過去的兩位保鏢在旁邊吧?”

  “哎呀,這兩位大爺就像看犯人一樣看著我,連上廁所也要跟著,爺爺,拜托你行行好,把他們給收回去吧,他們在旁邊,別人還以為我才是上司,我的老板都不敢訓我,再這樣下去,怕是哪一天就要把我開除了。”

  “那不行,我就你一個孫子,安全第一,有他們在你身邊,我才放心。”

  路德維爾語氣嚴肅,頓了頓,意識到自己口氣不好,于是放松了語氣,嘆道:“唉,總之照顧好自己,還有,你不是帝國官員,別再打內部線路了,不久前內務處的人才向我隱晦抱怨過這件事。”

  “行了行了,那我掛了。”

  掛斷通訊,路德維爾吐出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

  
超神機械師最新章節http://www.mxzpxs.tw/chaoshenjixieshi/,歡迎收藏
手機看超神機械師http://m.szaol.com/chaoshenjixieshi/超神機械師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超神機械師》版權歸原作者齊佩甲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